2022年4月16日 星期六  在线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教会公告教会动态信仰见证弥撒读经圣经影视图片文献图书礼仪思高圣经每日礼赞  

教会的使命是什么?——教宗方济各与马耳他耶稣会士的会谈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天主教周村教区  发表于:2022-04-16 10:37:06  浏览:2

来源:公教文明 作者:习安东 (Antonio Spadaro SJ)

4月3日星期日上午7时20分,教宗方济各进入马耳他圣座使馆的一个大厅,接见了38名马耳他耶稣会士,其中包括欧洲地中海地区(马耳他、意大利、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省会长罗伯托∙德尔∙里奇奥(Roberto Del Riccio)神父。遵循他在这些聚会中的习惯做法,方济各在向所有在场人员一一致以问候之后,与大家一同入坐展开了自由的开放性交谈。会晤在融洽气氛和兄弟情谊中进行。首先,方济各向大家表示:“我对马耳他耶稣会士的唯一记忆是我在学习哲学时的同伴们。他们被派往智利服务,我本人也是在智利完成了文学年的培育(juniorato)[1]。后来他们又去布宜诺斯艾利斯继续学习。去年,他们中的最后一位在临终前与我通了电话。好,请大家随意提几个问题,我们一起来讨论……”。

圣父,当今教会的现实正处于改变中。她在世俗化和物质化的欧洲日益缩小,但与此同时却正在亚洲和非洲取得发展。未来的教会将是怎样的?她是否会更小,但更谦卑、更本真?教会的共议道路如何?它在走向何方?

教宗本笃是这个未来教会的先知,这个教会将变得更小,失去许多特权,更加谦卑和本真,并为其本质找到能量。她将是一个更属灵、更贫穷、更少政治属性的教会:一个俯就卑微者的教会。当还是主教的本笃曾说过:让我们准备成为一个较小的教会。这是他最深刻的洞察之一。

今天存在着圣召的问题,的确如此!不过另一个事实是欧洲年轻人的减少。过去,每个家庭有三四个孩子,现在往往只有一个。结婚率正在下降,人们关注的是职业生涯的成长。对于那些三十五岁了还与原生家庭生活在一起的人,我想请他们的母亲不要再为他们熨烫衬衫了!另外,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在没有充分分辨的前提下寻求圣召的风险。记得1994年那届关于献身生活的世界主教会议,我作为阿根廷代表与会。当时,菲律宾爆发了初学生丑闻,因为修会到那里寻找圣召,以便能够“引进”到欧洲。这很糟糕。欧洲已经老化了。我们必须适应这种情况,但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回应这一状况,以便在圣召中展现您在问题中提到的教会的普遍品质:谦卑、服务、本真。

然后,你还提到了共议的道路。这是一个向前的迈进。我们正在学习“在世界主教会议上”进行讨论和书写。保禄六世恢复了共议这一被中断的话题。从那时起,我们在理解方面取得了进展,增进了对世界主教会议的理解。记得我在2001年曾担任世界主教会议的发言人。实际上,发言人原本是枢机主教伊根(Egan),但由于双子塔的悲剧,他不得不返回所属的纽约教区。我于是负责替补他。当时,每个人和每个团体的意见都经集中并送交总秘书处。我的任务是收集和整理这些材料。世界主教会议秘书会对它们进行审查,并决定删除这个或那个经过各团体投票批准的事宜。有些事情他会认为欠妥。简而言之,会议材料会经过某种筛选。显然,当时人们并没有理解什么是世界主教会议。如今,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必须只进不退。在上届世界主教会议结束时,在对下届会议待议主题的调查中,神职和共议性是两个首要议题。对于我来说,这似乎很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进行共议性的神学反思,以便为走向共议的教会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最后,我想说,我们决不能忘记保禄六世的《在新世界中传福音》(Evangelii Nuntiandi)这颗瑰宝。教会的使命是什么?它不在于数字,而是为了福传。教会的喜乐在于传福音。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们的人数是否很少,而在于教会是否在宣讲福音。在选举教宗的闭门会议(Conclave)上,我们谈到了新教宗的形象。正是在那里,在各修会总会中,教会走出去的形象开始被使用。《默示录》写道:“我站在门口敲门”。但今天,天主正从门里面敲门,为的是能够走出去。这才是当今的需要,是教会当前的使命。

圣父,请允许我感谢您的生活和榜样,特别是感谢您的宗座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Gaudete et exsultate)。我在尊贵英语学院(Venerabile Collegio inglese)服务,在此,特向您转达学院的致意:我们为您祈祷并表示感谢。我的问题是:您对神师和神学生准备成为第三个千年的司铎有什么建议?

《你们要欢喜踊跃》中给你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首先是总体而言:如何在生活中实践真福八端,然后是圣德的标记;给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您谈到的幽默感……

啊!第101条脚注,关于多默∙摩尔的那一条!是的,那份宗座劝谕已经存档。我希望所有的初学生都能读它。你问我该怎么做。我想对修士们提出一个要求:做一个普通人,不要幻想成为“伟大的使徒”或“奉献者”。要做有能力在生活道路上做出决定的正常青年。为此,我们也需要正常的长上。

我真的为一些修会长上的伪善感到吃惊。伪善是一种可怕的管理工具。它不能调整你的不安,你的问题,你隐藏的罪。我们必须克服所有阻碍年轻人前进的伪善行为。

记得有一个耶稣会学生,他后来结婚了。在读哲学一年级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女孩并爱上了她,对她日思夜想。到了晚上,他就会偷偷溜出去找那个女孩见面。因为缺少睡眠,他的身体也开始消瘦了。但幸运的是,这个小伙子遇到了一位既无所畏惧也不伪善的年长神师。他觉察到了这种情况,于是告诉他:“你有这个问题”。他做到了直言不讳!然后,他亲自着手于此事,陪伴他退出了修会。这个年轻人后来成家了。

还记得很多年前,听到一位来自欧洲某省的年轻耶稣会士的讲述,他当时已读完哲学,正在实习[2]。由于身患癌症的母亲生命垂危,他要求省会长把他调往离家比较近的一个城市。一天,他前往小教堂,请求长上能够成全这个愿望。他在那里一直呆到很晚。返回住处时,他发现门上有一封省会长写的信,上面标注的日期是次日。省会长在信中要求他留在原地,并表示这是他在反思和祈祷之后做出的决定。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把标有日期的信交给了理家,叫他第二天送出;但由于当时已经很晚,理家决定提前一天送交。这可给年轻人带来了极大的打击。这就是伪善。但愿耶稣会里永远不要有伪善的东西!我们要打开天窗说亮话,而不是阿谀逢迎的宫廷礼仪!

在修会中,如果没有信任和坦诚,就无法陪伴一位弟兄。如果一个人不信任长上或指导他的人,那一点都不好。长上必须培养信任感。另外,他们也必须信任“职务的恩宠”(grazia di stato),因为是圣神在指引他们。而且,应该在学习中借助于教会长期积累的智慧,但不能畏手畏脚。年轻人决不能被标准化。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好比从每个不同的模具中脱出不同的坯。我希望长上能够接受有时会出现一些可怕顽童(enfant terrible)的情况。虽然纠正他们需要耐心,但这些人往往真的很能干。我们不是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一张不同的身份证。

我昨天听到一些谈话,有人说马耳他是一个欢迎难民的国家。我对此无法理解。我们已经与利比亚达成了遣返移民的协议。您也一定听说了上周六发生的悲剧:90名来自利比亚的移民在地中海丧生,只有四个人幸存。您将会接见一些难民,但不会看到难民营,那里的情况实在很糟糕。事实上,这个问题关乎整个欧洲,但我们的国家并未得到欧洲的援助。对乌克兰难民的接纳也是同样的情况。

的确如此:移民潮是一个欧洲问题,但各成员国态度并不一致。我明白,对于意大利、塞浦路斯、马耳他、希腊和西班牙来说,这是一个难题。它们是必须接受难民的入境港口国家,但随后对此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欧洲。欧洲需要为消除丢弃文化而争取人权方面的进展。此外,必须避免使主管当局的共谋行为合法化,要坚持这样做,甚至在各种会议和集会上也是如此。

我在飞机上收到了一幅画,它的作者是一个名叫丹尼尔的男孩。他描绘的是自己溺水时的痛苦和拯救下沉的同伴的希望。我想推荐的一本书叫Hermanito,也就是《小兄弟》[3]。它在一年前问世。这是一个关于哥哥离开几内亚去寻找弟弟的故事,帮助我们了解穿越沙漠、贩卖移民、监禁、酷刑、海上旅程等情况。我感谢你能够直抒己见。我们谈到的这个问题是人类的耻辱之一,涉及国家政策问题。
如果隔壁房间里着火,我们该怎么办?视而不见地继续我们的会议?这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同样的情况正发生在全球气候变化中。世界正在燃烧,我们却泰然处之。如何将福传和气候变化问题联系在一起?

是的!应该致力于这个领域的工作。对气候问题的忽视是对天主的恩赐,即受造界犯罪。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异教的形式,无异于把天主为了荣耀和赞美祂而赋予我们的恩赐当作偶像来使用;不呵护受造物等于脱离受造的恩赐,把它当作偶像、把它降低为偶像来敬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呵护共同家园便是“宣讲福音”。这是一个紧迫的任务。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我们的后代将无法继续在我们的星球上生活。

时间真的很晚了,您该走了。容我抓紧提出一个问题:对于共议的过程,您的神慰和神枯是什么。

有神慰也有神枯。我只举一个例子:在亚马逊主教会议的第一次会议期间,已婚司铎的问题是大家关注的焦点。随后,圣神让我们意识到许多其他缺失的因素:慕道者、终身执事、接纳土著人的神学院、来自其他教区或可在同一教区内调动的司铎,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在神慰和神枯中经历的。这也正是主教会议的精神动力。

在持续了约40分钟的会议结束之际,方济各要求大家一起诵念“万福玛利亚”。然后他向在场的人送上祝福,向他们问好,送给每个人一串念珠,并请他们为他祈祷。

1.耶稣会修会培育过程中紧接着初学(noviziato)阶段的一个培育期。 ↑

2.耶稣会的一个培育期,一般为牧灵性质,介于哲学和神学学习之间。 ↑

3.小说作者是Amets Arzallus Antia和Ibrahima Balde,意文版《Fratellino》由Feltrinelli于2021年在意大利出版。 ↑



 

最新文章
教会的使命是什么?——教宗方济
关于安乐死的教会训导
美国主教们通过关于圣体圣事的文
教宗在拉特朗大学:对大地的伤害
教宗勉励要理教员为宣讲福音找到
民国时期“中国化”的天主教绘画
圣座:同性者的结合不能接受礼仪
《罗马倡议》一周年:合乎伦理地

热门文章
论四枢德 即四枢德的意义
夫妻之间可不可以享受性生活呢?
耶稣慈悲画像和经文
即将受洗的儿童父母及代父母的课
董建林:主教制与长老制比较研究
多玛斯的五路证明天主的存在
有关圣母玛利亚的四端信理
教友办妥当告解的反省题材

随机文章
有关圣母玛利亚的四端信理
教宗本笃十六世接见出席宗座生命
对宗教经济学研究对象及其定义的
董建林:主教制与长老制比较研究
宗座生命科学院前院长:异源人工
祭祀祖先的社会学意义——礼仪之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教会动态  |  在线留言  |  新浪微博  |  天主教论坛  |  联系我们
天主教周村教区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杏园东路10号 电话:18816121560 E-mail:yesushanmu@163.com QQ群:158016813
CopyRight © Www.YeSuShan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